新闻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品牌管理新媒体secondlife观察

Secondlife与hipihi两上虚拟世界的企业生意比较

[日期:2007-09-04]
  丰田汽车公司、Circuit City、戴尔公司以及阿迪达斯公司等企业已在Second Life虚拟世界中建立了各自的商店,但这些店目前都是空的。在中国,杭州天目山药业、山西大寨饮品等企业也将在被称为中国版Second Life的“条条大路通北京”的虚拟北京城中开创自己的虚拟生意,但目前“条条大路通北京”尚在雏形中,并未搭建完成。在这个人们可以信马由缰的虚幻境地之中,企业能否像在现实世界中一样实现赢利呢?

  在思科公司(Cisco Systems,下称思科)最近举行的一系列公开活动中都会有只企鹅显身,但它从未引起过任何麻烦,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聆听有关路由器、光纤网络、IOS软件或者任何其他主题的演示。它可是房间中唯一的一只企鹅,其他出席活动的都是人,尽管其中有些人的打扮有奇装异服之嫌,但没有人再对这只企鹅看上第二眼——这不是梦境,这一切都存在于Second Life的3D虚拟网络世界。

  Second Life是菩提树实验室(Linden Lab)开发的拟真技术平台,这一三维虚拟世界最初只是游戏玩家和技术人员的天下,可是现在,这一世界也像美国商城(Mall of America)一样开始变得热闹起来,阿迪达斯(Adidas)、Circuit City、戴尔(Dell)、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西尔斯公司(Sears)和丰田汽车公司(Toyota)都纷纷在此安营扎寨。

  IBM已经在Second Life里买下了12个小岛,并在虚拟社区中多次召开员工会议。IBM公司总裁萨姆·帕桑诺(Sam Palmisano)也现身Second Life,在虚拟故宫的太和殿前发表演讲,他的化身(Avatar)打扮得像《黑客帝国》里的密探一般,声称将投资1亿美元研究虚拟世界技术的潜力。在他看来,Second Life不只是一个游戏,而是未来三维互联网的雏形,它很可能会是下一个Google、Yahoo或者Myspace。

  但对于这一新生事物,不是每一个企业都像IBM一样成为主动开拓这种崭新商业模式的先行者,也有一部分企业在观望,他们担心进入Second Life会是一个愚蠢的决策。“实用程序对于生意的价值,是个上百万美元的问题。”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计算科学实验室(Computing Science Laboratory)专职研究虚拟世界的研究人员鲍勃·摩尔(Bob Moore)表示。“其中许多都只是宣传而已,我们注意到企业为之兴奋不已,但目前还难以评估其现实生意的价值。”

  虚拟世界的企业生意

  SecondLife最初问世于4年前,是基于互联网的三维“虚拟环境”(metaverse),用户于其中以化身相称,化身既可代表他们的真实身份,也可能是与人类完全无关的虚幻之物。他们可以上天入地、穿梭飞行。管文本短信目前仍然是这一世界居民交流的普遍方式,但随着VoIP的兴起,语音通信将变成可能。与许多其他大型多用户游戏不同,在这一世界中,没有脚本,玩家完全依据自身所好,选择如何、何时以及跟谁进行互动。

  SecondLife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居民可以对其创造物拥有完全产权,在SecondLife中,居民拥有自己的资产,可以自己动手建造房屋,开企业,买卖产品和服务。
 在不断增长的规模背后,这个虚拟世界正在创造着真实的商业价值,成为首先完美实现“R&V概念”(即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置换)的游戏公司之一。

  投资虚拟地产的房地产商、设计虚拟形象及服饰的设计师、甚至为SecondLife居民的生意出谋划策的虚拟咨询公司,都依靠SecondLife赚取了真金白银,SecondLife正催生出一条虚拟经济产业链。目前在SecondLife中有7000多种挣钱的方式,年经济量(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了6400万美金,这相当于一个小型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且目前还在以每月15%的增长率递增。

  已经入驻SecondLife的企业,曾经大胆预言:现实世界中来自营销以及销售领域的最艰难的挑战,将在虚拟世界中得到解决。想提高一台新冰箱的品牌知名度?在虚拟世界开家“店面”,让买主能切实地浏览你的产品,继而将买主培养成为你的忠实客户?还想将这种“浏览”行为转变成实实在在的美元?增加一个链接吧,这样客户只需点击一下鼠标就能登录你的网站,他们在那儿能用信用卡购物。

  听起来很美。但问题在于,虚拟世界中企业的店铺和人们想象中的繁荣还存在一定差距。

  太平洋时间周六下午3点,丰田汽车的虚拟展厅空无一人。这个时候,现实世界中的汽车经销商正忙得团团转,没人顾得上到虚拟世界中闲逛一下。锐步公司(Reebok)的虚拟店铺中同样也到处迷漫着令人不安的空寂。橄榄球场般大小的商店的正中,摆放着一双双的各式运动鞋,墙上是超大幅的宣传海报。但除了某个长角的怪兽飞进来呆上片刻,环顾四周,摇摇长尾巴,然后便悄然离去之外,这儿压根就没有什么买卖活动发生。

  “它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一下子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那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体验。”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计算科学实验室(Computing Science Laboratory)专职研究虚拟世界的研究人员Nicholas Ducheneaut在进入SecondLife的虚拟世界之后如此评论。“大公司希望受到关注,卖掉他们的产品,但遗憾的是,他们的店是空的。”

  流行的多玩家游戏魔兽世界的800万用户中有33%--40%都每时每刻在线,而截止到今年1月底,SecondLife虽然已经有300万居民, 用户数还保持着每月35%的增长率,但这并不代表活跃用户量也在快速增长,有数据显示同时在线用户只占总用户数的1%,也就是说,截至今年1月底,只有3万用户每时每刻在线,余下的用户只是来SecondLife消磨短暂的闲暇时间。对比可见,SecondLife对用户的粘性显然不足。

  “这还远不是一个成熟的商业环境,”广告公司GSD&M公司高级规划师乔尔·格林伯格(Joel Greenberg)总结道,该公司的客户包括AT&T公司、智利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以及挪威邮轮公司(Norwegian Cruise Line)等。“投资回报率(ROI)将取决于其他因素,而非销售额。”并且,GSD&M的主要客户目前还没有表现出有兴趣建立Second Life网站。他们“困惑并且持抗拒态度”,他说,除了没有弄明白Second Life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外,对于虚拟世界中受众有限这一点,他们也不大满意。“他们已经习惯了面向大众做广告,而非面对范围有限的社区做市场营销,这二者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分级开放的平台

  许晖现在每周都要受到风险投资的“骚扰”,他正在做的中国版Second Life对风险投资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许晖是HiPiHi公司的创始人和CEO,这家国内的网络虚拟世界的平台今年夏季将进行有限测试,秋季完成公测,之后全面向用户开放。自HiPiHi公司成立以来,就被众多国内外研究SecondLife的人士共同关注,一位叫做Onder Skall的知名博客甚至把HiPiHi称为SecondLife来自中国的神秘对手。

  HiPiHi公司的开发总监赵刚是一位有6年研究物理仿真技术的专业研究人士,他领导的团队在加入HiPiHi公司之前已经掌握了成熟的核心技术,加入到HiPiHi之后他致力于将这些核心技术逐步应用于HiPiHi世界的开创过程中。别忘了,正是SecondLife的首席技术官Cory Ondrejka带领团队研究出的分布式的物理仿真(distributed physical simulation),3D流(3D streaming)等技术给予了SecondLife用户区别以往网络游戏的独有的用户体验。HiPiHi公司的这位首席技术官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满足中国人对于美好景观更为细腻的视觉体验,“波光粼粼的大海”在Second Life中并未展现,但是在HiPiHi世界,“波光粼粼的大海”只是众多这个虚拟世界美景中的一部分。

  在运行方面,虽然HiPiHi和SL一样都是3D的图形化界面,都对CPU、记忆体和显卡有着较高的要求,但据HiPiHi的开发总监赵刚博士介绍,在对带宽的要求上,HiPiHi将更适用于中国用户。SL的顺畅运行需要每秒钟300Kbps的网速,美国的宽带容量已经达到2Mbps,而中国的一般是512Kbps,因此,许多中国用户玩SL经常死机或者无法登陆,而HiPiHi只需要100Kbps的网速即可。(注:1M=1024k,bps意为比特每秒)

  中国骨干网分为电信和网通两块,一定程度上会导致运行速度减慢。如果用户在服务器是电信的虚拟土地上面买地,但是用户的服务器在电信,就会行动缓慢,速度受到一些影响,这时候,HiPiHi会建议并帮助用户更换土地位置,这和SecondLife的做法一样。

  据有关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SecondLife的服务器已有3000台,每个服务器针对4个16英亩(即262144平方米,约26万平方米),3000台服务器可支持面积约为800平方公里,相当于整个香港的2/3左右。现在SecondLife的服务器还在不断增加中。许晖分析指出,SecondLife大量增加服务器是因为在美国服务器比较便宜,带宽也比较便宜,但在中国,HIiPiHi将不会不断增加服务器,通过技术优化使得服务器不会大量消耗,减少服务器负担,而目前HiPiHi的服务器只有不到100台。

  在许晖看来,早期的HiPiHi还是主要会依靠出售虚拟土地和道具来赚钱,而出售土地也是Second Life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与Second Life增加服务器开拓新的土地的方式不同的是,HiPiHi的平台开放是分阶段的,HiPiHi将会分步骤地的开放有限的土地,这样人群就会在相对集中的区域居住。
 “SecondLife更倾向于让用户在一片荒凉中自谋生路,每个人都身怀绝技,精通林登语言,他们创造大量物品和房屋,供那些不会创造的用户从他们这里付费购买。”许晖认为,这需要用户大量时间在线去编代码,实际上是这部分同时在线用户创造了需求,繁荣了SecondLife虚拟世界的经济,但是同时在线用户人数增长速度并不快。

  区别于SecondLife的直接上线之后自然增长,以 “创造”带动“需求”的方式,HiPiHi走了一条引导性的滚动发展的务实道路,以 “需求”带动“创造”。新手初次来到HiPiHi时不会面临新手初次来到SecondLife中的那种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迷茫感,新手会首先来到新手出生地的中央广场,在这里会有提示指导他下一步该怎么做,也会有木牌引导你如何选择方向。“从中国网络环境和用户特点来看,我们判断让用户自然增长很难,用户很可能缺乏耐心。”许晖表示。

  HiPiHi和SecondLife一样承认居民在虚拟世界中的拥有权及对他创造物的完全产权。在HiPiHi世界自己购买的土地上,想建一个房子?想改变房子的落成角度,房子的墙壁颜色?不必学习晦涩的林登语言,不必面对繁琐的代码,只需将HiPiH提供的原材料模块像搭积木一样组合,进行三维编辑,这一切都不是难事。用户也可以通过人物形象自定义系统去改变皮肤的颜色、选择不同的衣服,这些提高了用户构建虚拟世界的效率,用户会乐于在虚拟世界中停留更长时间。在许晖的设想中,这些改变都将显著提高HiPiHi对用户的粘性,是发展的根本。用户的增多必然对活动空间产生“需求”,“需求”“带动“创造”的过程由此展开,社会不断繁荣,不断扩展,巨大的商机也会在其中逐步显现。

  承认物权必然会产生创造,进而产生交易,有交易便出现了货币,Second Life就是这样从一款游戏真正成为一个虚拟世界,交易创造着庞大的GDP,也促进这个世界不断走向繁荣,玩家们每天在Second Life虚拟世界里消费6000万美金,而且每月还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货币成为连接虚拟和现实的纽带,也为虚拟世界的运营者提出了更强的控制金融风险的能力,而虚拟货币本身的法律地位则是更大的风险所在。

  在近日出台的一个有关虚拟货币的政府公告中,Q币,百度币都成为了非法货币,国家将进行严格限制。基于此,HiPiHi不承认虚拟货币和人民币的黑市交易,但电子支付渠道是其需要现实解决的问题,在许晖看来,发行点卡和设立虚拟账户实行小额支付,都会是未来的交易选择。而一旦HiPiHi拥有足够的交易量,便会形成虚拟世界的C2C交易平台,而类似Paypal等电子支付公司也会成为其合作伙伴。另外,庞大的交易量背后存在的税收问题等,依然需要现实部门的监管。但许晖同时表示,像SL一样的交易系统也会最终在中国被创造出来,未来人们将在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中游走和存在,两者最终将走向融合。

  互动的广告新天地

  位于HiPiHi新手场的中央广场归将成为其第一块黄金地段,目前,有一家日本的电视厂商正在和许晖谈判,希望能在中央广场的那块电视屏上打上该公司的LOGO。HiPiHi已经在这个虚拟社区设置了一些广告牌,准备上线之后采取拍卖的方式实现广告方面的盈利,这个广告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广告的自助平台,24小时定时更换广告内容,在这个3D虚拟世界中,广告的模式将更趋多元化。

  虽然HiPiHi尚未正式运营,但是像北京网游联动广告有限公司(NGI)等广告公司已经瞄准了HiPiHi这块“蛋糕”,调查公司AC尼尔森专门成立了虚拟游戏的调查部门,为广告客户监测网络游戏世界的用户数据,他们也在密切关注着HiPiHi的进程。

  事实上,HiPiHi并未正式主动与任何企业接触,而在同样被称为中国版SecondLife的“条条大路通北京”的CEO汪雨看来,“条条大路通北京”正在身体力行的改变着企业对于虚拟生意的认知,截至3月份,已有杭州天目山药业、山西大寨饮品等企业选择在“条条大路通北京”的虚拟北京城中开创自己的虚拟生意。

  杭州天目山药业董事长章鹏飞希望在“条条大路通北京”中通过“珍珠明目滴眼液”打开虚拟世界中的市场,“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的营销费用很低,但可预期的销量未必比真实世界差多少。”章鹏飞更看重这个平台的后序延伸空间,“‘条条大路通北京’这个产品后续的延伸,要比一般的网游产品的空间要大得多,这个平台和商界的合作有多种模式可以嵌入。”

  但是和SecondLife有章可循的虚拟生意相比,中国企业在虚拟中的生意一切都还仅仅是在展望中,不论如何,直到今天夏天,HiPiHi和“条条大路通北京”才能部分曝露在公众面前,中国企业是否能在虚拟世界盈利?现在还是未知数。


来源:信息周刊  
作者: Alice LaPlante 冯一萌
录入: Qedit

评论 】 【 推荐】 【 打印
上一篇: 世界500强的转战Secondlife虚拟世界
下一篇: 网游第二人生成为世界500强的新战场
评论区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