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品牌管理新媒体secondlife观察

曹斐 游戏间创造第二种人生

[日期:2008-03-28]
  “中国翠西”(China Tracy)是曹斐在虚拟世界里注册的一个女性角色,曹斐是最早在中国玩“第二人生”的那批人,她在游戏中化身为“China Tracy”,一个年轻的东方女孩。“China Tracy”在第二人生中结交朋友、建立家园,她谈恋爱、看电影、玩乐器、参加派队、看脱衣舞表演,有时还去热带丛林享受热气球旅行、走进世贸中心、纵身飞下东京铁塔顶峰。“China Tracy”与形形色色的玩家交流,有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主角甚至是一名美国的共产主义分子,在网络环境中与她偶然结识后,两人还在现实中成了好朋友。曹斐将自己在“第二人生”的体验结果拍成纪录片、记录成文字,与世界各地的第二人生游戏爱好者分享。“观察就是享受,体验就是解答。在那里,交流的关系与方式变了,现场与身体的距离变了,身份与社会的关系变了,感受系统变了,但人性依然没有变。”曹斐这样诠释自己的作品。



  《China Tracy》参加了2007年的52届威尼斯双年展,在中国馆现场,曹斐建立了一个真实的“China Tracy馆”,观众们在里面可以通过现场的网络装置实时观看虚拟世界的开幕,以及通过网络与虚拟世界的观众进行互动交流。很多人都很好奇“China Tracy”到底是哪一种艺术形式,曹斐只能说:“It is a game.”“我个人是不在乎媒介的,我觉得是抓住了一种当代人的新的方式。”

  双年展之后,曹斐又在“China Tracy”的基础上建立了“RMB City”(人民城寨),在虚拟社区的一个小岛上建立自己的“虚拟之城”,人民城寨浓缩了几乎所有中国当代城市的特征:摩天轮旋转之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三峡水库流过天安门主席台,翻越倾斜的东方明珠电视塔,汹涌急流中的飞来寺,荒凉的国有东北厂区,新建的国家大剧院、鸟巢和中央电视台新大楼都在岌岌可危之中,玩家在这样的环境中体会到的是一系列自相矛盾的、相互整合的、充满揶揄与质疑的、同时散布极度娱乐和政治意识的新中国画境。曹斐说她的灵感来自于中国当代城市的一些问题,通过这些问题的观察与思考建造一个新的城市;而人们在这样一个虚拟的城市中交往;而且这个交往是来自全球化基础上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这是很好的体验。《RMB City》于2007年底在美国纽约的Lombard-Freid Projey上展出,获得了很好的反响,现在曹斐正在巴黎召开个展,这个展览即将成为她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一笔。

  新的流行文化、新的媒介技术和对这些元素熟练地掌握就是曹斐的优势,她通常是用跨学科的合作性作品来处理新的社会现实之中的日常生活。而生于广州的曹斐在广州的粤语语境中获得了独特的体验。她的早期录像作品《公共空间》表现了一个在漠不关心的都市环境中向陌生人微笑的男子;而在2003年开始创作的作品《嘻哈》里,她拍摄建筑工人和警察随着一种固定节拍而奇怪舞动,表达一种笨拙而快乐的生活和生活背后的痛苦。2004年的8分钟录像作品《角色》(Cosplayer)(以及同名系列摄影)中,青年男女们打扮成自己所选择的日本动画片里的人物在广州郊外的田野上你追我逐,在无名都市空间中昂首阔步,然后回到家里却要面对家人难以接受的冷漠和尴尬;曹斐还和欧宁共同组织起来的一个由摄影师、电影工作者和其他志愿者组成的松散群体展开了一系列以探寻中国城市化和社会组织主题的研究和影片,比如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的《三元里》和2006年的《大栅栏计划》,探讨了传统生活和日益逼近的现代性之间的关系和矛盾。曹斐就是这样在各种媒介间变化穿梭、解构和表达的。

  在上小学的时候,曹斐是个短跑运动员,这让她衷爱速度。不满于学校无聊生活的她16岁开始和同学们一起做舞台剧,那时的她只想消化自己多余的精力,后来玩摄影,玩DV让她对影像和镜头感又有了深入的了解。MTV、流行乐、DVD这些流行文化是曹斐这代人从小吃到大的精神食粮,而作为一个敏感的观察者,她时刻在捕捉着人与社会环境之间那些微妙的关系。曹斐之所以能够成为最活跃的艺术家,就是因为她有着年轻人的活力和开放的思维。她创作的作品包括了剧场、摄影、写作、声音、短片,电影和网络游戏等多种形式。曹斐说自己并不是先锋,而是在用各种工具和手段观察着丰富多彩的人生。

曹斐是中国最活跃的年轻艺术家之一,有着广泛的参展经历,她的作品也在录像、观念摄影、装置、实验戏剧等多种类型中腾挪跳跃,自由游走。最近她的作品在巴黎召开个展,9年创作的艺术作品都在这个展览中一一展示。成为她艺术生涯中的重要一笔。而她的最新作品《RMB City》(人民城寨)也曾于2007年底在美国纽约的Lombard-Freid Projey上展出,获得了很好的反响,这个虚拟的社区搭建的“人民城寨”在现实与网络,城市与各体,人与人之间搭建了一个“玄妙”的对话平台。



  在”第二人生“中,你所有的经历是一种偶然还是你自己的操控?

  基本上都是偶然的,比如说我碰到一些房屋等那些有镜头感的东西,我用镜头拍下来就会比较敢做,直接就拍摄下来;但是你说在旅途中遇见那个美国男人,交谈,然后产生一些东西,这些都是偶然的。所以我当时拍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事情,遇到了我就让自己在自发的状态中产生出来。

  想通过这个表达怎样的一种信息呢?

  一方面是中国当代城市的一些问题,在虚拟世界中可以形成一个新的城市;它就是一个中国的,但它又不完全是,它使用的器皿是欧洲的,所以这是一个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冲突。同时另一个方面是,我们平时在现实生活中很难尝试自己创造了一个虚拟的城市;你可以通过这个去了解人与人之间怎么交往;而且这个交往是来自全球化基础上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很好的体验。

  在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你很感兴趣的一件事情吗?

  在现实中我特别不重视这个,还是喜欢安静的,没有太多牵扯的感觉,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观察这个世界的。但是我也有很主动的一面,在做导演时,你要调动所有人的情绪,这个时候是需要你很主动地去建立关系的。

  曹斐:1978年出生于广州,中国最活跃的年轻艺术家之一。 曹斐在过去的几年内制作了大量的DV影片和摄影,这些作品所涉的题材非常广泛,但都是与所谓的新新人类生活和对社会转型的思考紧密相连,这些作品通俗生动,色彩绚丽,充满动感与能量,幽默和讽刺。


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作者:
录入: Qedit

评论 】 【 推荐】 【 打印
上一篇: 法国海军使用Second Life征兵
下一篇: 反藏独 网民“Second Life”大游行
评论区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