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6年LED行业海外并购失败案例

字号:T|T

[导读] 在中国照明企业海外并购“胜利果实”的背后,其实以遗憾告终的海外并购案数量并不少,盘点2016年LED行业海外并购失败案例,为中国照明企业进行海外并购提供经验借鉴。

  中国LED企业经过多年的资源沉淀,在国内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和行业地位。然而,想要在国际市场上脱颖而出却具有很大的难度。为此,通过资本并购海外国际品牌无疑是中国照明企业取得更大突破的最佳途径之一。

  近年来,中国LED照明企业海外并购持续升级,更有愈演愈烈之势,其意图通过国际品牌优势迅速布局全球市场,升级加速国际化战略。比如木林森收购欧司朗光源业务意在推动公司的国际化进程,并完善公司在LED行业的战略布局;飞乐音响收购喜万年品牌迎合了其“品牌、国际、资本”三大战略的发展方向;开发晶通过收购美国BridgeLux得以进入全球高端LED产业链,为未来发展筑就广阔的成长空间。

  然而,在中国照明企业海外并购“胜利果实”的背后,其实以遗憾告终的海外并购案数量并不少,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盘点2016年LED行业海外并购失败案例,为中国照明企业进行海外并购提供经验借鉴。

  

  三安光电并购欧司朗

  2016年10月6号,据德国媒体报道,内地芯片厂商三安光电拟收购德国照明企业欧司朗(Osram),并打算在10月中以前提出收购报价。报道指,三安光电可能提出为每股欧司朗股票支付大约70欧元。如果全面收购,则对欧司朗的估值在72亿欧元左右。

  三安光电10月10日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公司目前就一项潜在的收购交易或合作事项,与欧司朗相关方进行了初步接触,双方仅有一次会面。截至目前,没有对交易条款进行谈判,没有签订具有约束性的文件,收购交易或合作事项及相关谈判是否发生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德国金属产业工会巴伐利亚分会会长约根.威克斯勒(Jürgen Wechsler)表示,“收购具有重大风险,可能导致关键技术外泄和客户取消项目”。威克斯勒表示,“鉴于上述风险,以及收购对(欧司朗)工人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我们将坚决反对任何收购企图”。

  德国金属产业工会发言人蒂莫.冈瑟(Timo Günther)表示,人们“真正担忧的是”,任何潜在收购方只是想要“吸走欧司朗的技术”,而把生产转移到德国境外的地点。德国金属产业工会做出干预之际,中资对德国工业的投资遭遇越来越强烈的阻力,人们担心该国一些最先进的技术落入中国人手里。

  威克斯勒表示,欧司朗在市场处于有利地位,具有坚实的资本结构,而且“由于聚焦于技术创新和定制解决方案”而拥有颇具吸引力的增长潜力。一位熟知欧司朗战略的知情人士表示,德国金属产业工会试图围绕该公司“创建一堵保护墙”和一种“不安全感”,以吓阻潜在收购者。

  12月14日,据彭博报道,路透援引两位了解谈判情况的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称,三安光电和GSR Go Scale放弃了收购欧司朗多数股权的计划。

  中国宏芯投资收购爱思强

  爱思强(Axitron)公司成立于1983年,是德国半导体设备供应商,目前经营困难并陷于亏损。2016年5月,中国福建宏芯基金表示有意收购爱思强,并于7月底正式发布要约文件,收购金额约6.7亿欧元(7.15亿美元)。9月8日,德国经济部批准该收购案。

  但到了10月24日,德国政府又突然宣布撤销批准,重启评估程序。据宏芯基金公告,其对爱思强的收购要约已于10月21日结束,并已付清爱思强约65%股份,足以令交易通过,不料突然受到经济部取消批准的通知。

  德国商报(Handelsblatt)在当地时间25日报道称,德国政府撤回中资对爱思强的收购批准源于美国的干预。报道援引德国情报部门一名消息人士称,“美国情报部门通过驻柏林大使馆向德国总理府、经济部、内政部、国防部的代表提交了一份报告”,提醒德方中国可能会将从爱思强处获得的技术用作军事用途。尽管德国方面坚持要求拿到相关证据,美方最终并未提供。10月26日,爱思强的最大股东Argonaut Capital公司在官网上发布了一篇措辞强硬的公告,谴责德国政府撤销批准的行为极其“不负责任”。

  对于外界的批评,德国经济部发言人12月2日表示,美国是否同意对德国评估中方收购爱思强的交易没有影响,评估正在进行。不过他拒绝就奥巴马将阻止收购交易的媒体报道置评。同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表示,这是一起正常的商业并购案,不希望外界对这起正常的商业活动赋予过多的政治解读,更不应对其进行政治上的干扰。

  12月8号,中国宏芯投资基金正式发布公告称,对德国芯片企业爱思强的收购要约已经失效,交易条件已无法实现,将退还此前购买的全部Axitron股票。

  回顾整件事的发展历程,宏芯投资基金的此次收购本来已经获得德国政府批准,当所有人都认为事情板上钉钉之际,美国政府的突然以“国家安全”为由,一再干预,致使收购最终功亏一篑。

  三安光电并购GCS

  2016年4月1日,三安光电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发展战略,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公司全资子公司三安集成公司根据开曼群岛法律成立一家全资子公司以自有货币资金22,600万美元做为收购GCS 100%全部股权的唯一应付对价,包括所有已发生的并在外流通的普通股,为将所有现行在外流通的可转换债券进行转换而保留的将来要发行的股份,为现行流通在外的公司期权而保留的将来要发行的股份。

  8月2日,三安光电发布公告称,本次收购事项未能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批通过。根据协议约定,厦门市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与GCS终止了签署的《合并协议和计划》,双方均不存在违约责任和承担违约费用。

  鉴于双方均从事晶圆生产工艺的开发及制造,就合作达成共识,为实现双赢目的,双方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双方决定联合资源共同出资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经营范围主要为消费电子与移动装置生产工艺,涵盖手机射频、滤波器、光通讯芯片、电源管理及新型技术开发等。

  三安光电11月10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三安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与GCS Holdings,Inc.(以下简称“GCS”)为形成优势互补,结合各自产能与优势,以扩大营运规模、提升获利并强化企业竞争力为目的,决定成立合资公司,签署《合资经营合同》。该合资公司名称暂定为厦门三安环宇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400万美元,其中三安集成公司以自有货币资金出资204万美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51%;GCS以货币资金出资196万美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49%。

  德豪润达并购欧司朗光源业务

  2016年7月30日,德豪润达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的公告》称,德豪润达向欧司朗提交非约束性报价函后,双方就合作细节展开过多次深入的交流及谈判,但双方在业务经营、商务条件等方面存在较大分歧。经过认真评估,德豪润达认为本次资产收购难以达成期待的协同效应;鉴于此,公司决定放弃。德豪润达将继续寻求在照明行业的其它国际并购机会。

  《公告》显示,德豪润达本次重大资产购买的标的是欧司朗的传统光源及LED光源资产。欧司朗是世界第二大光电半导体制造商,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其主要业务包括:传统灯泡及镇流器、LED光源、灯具业务、特种照明业务(包括汽车灯等)、光电半导体业务(包括LED芯片等)等等。本次欧司朗拟出售的资产是传统光源及LED光源的资产。

  勤上光电投资飞利浦Lumileds

  2016年1月25日,勤上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天津知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上海知信勤上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拟通过上海知信勤上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GSC Target SPV,L.P,进而间接对飞利浦流明进行投资。

  由于美国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GSC Target SPV,L.P.收购飞利浦流明存在无法通过政府审批的实质性障碍,因此,GSC Target SPV,L.P.与交易对方经协商,将不再进行飞利浦流明的并购事宜,公司本次对外投资事项将无法实施。公司为实施本次对外投资事项已经支付的相关资金目前已经全额退还至公司账户。

  飞乐音响收购欧司朗照明业务

  2015年7月21日,飞乐音响发布公告称,拟向德国欧司朗(OSRAMLichtAG)发出非约束性函,飞乐音响及关联方或将通过一家新成立的特殊目的收购主体(SPV),期望收购德国欧司朗计划分拆的渠道业务。

  据了解,德国欧司朗为全球第二大照明企业,其渠道业务主要包括CLB(传统照明及镇流器)与LL&S(LED灯及系统),拥有全球知名品牌OSRAM(欧司朗)与Sylvania(喜万年),及覆盖约150个国家的庞大销售渠道。

  飞乐音响表示,德国欧司朗渠道业务与公司业务在全球市场拓展、大项目与渠道互补、供应链整合等众多方面存在高度协同性,这项收购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战略,有利于公司的业务发展和拓展,实现公司“品牌战略、国际战略和资本战略”三大战略。

  2015年9月10日及2016年1月7日,飞乐音响分别发布了《拟向德国欧司朗(OSRAMLichtAG)收购其照明业务项目的进展公告》,但没有收购欧司朗照明业务实际性的进展。

  金沙江财团并购飞利浦Lumileds

  荷兰皇家飞利浦(Royal Philips NV)昨日公告表示,因招致美国监管部门的反对,公司已取消把照明配件部门控股股权出售给中国财团GO Scale Capital的计划。

  飞利浦还表示,终止与GO Scale Capital的协议并不涉及分手费,也不会影响到分拆照明配件部门的进程。分拆属于“独立交易。”

  飞利浦称,尽管公司做了大量工作试图打消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on Foreign Investmentin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的顾虑,但CFIUS仍否决了飞利浦拟出售旗下业务Lumileds 80.1%股权的交易。目前还不清楚CFIUS表达了何种担忧,该部门专门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审核与美国有关的国际交易。

  事实上,自2015年3月31日,由金沙江GO Scale Capital牵头的中外资银团与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达成“收购皇家飞利浦公司旗下Lumileds(LED与汽车照明)80.1%股份”协议以来,为完成交割,双方团队共同积极配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等监管部门的审查。

  在此次收购中,金沙江GO Scale Capital凭借强大的中国市场力量和产业基础、雄厚的财务实力,以及对半导体行业的深入了解,通过公平、公开的竞争在众多国际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但最终,此交易最终未能解除CFIUS的关于国家安全顾虑。双方均表示遗憾。

  总结:从这些收购失败案例中看出,国家安全理由往往是中资不可抗拒的老梗。在小编看来,通过这次收购失败,最重要的启示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LED企业需要自身练好内功,根据企业自身的优劣势,研究好对策,再进行国际合作。

  LED企业海外并购需注意风险

  企业并购是企业整合资源的主要手段,是实现快速发展的捷径。比如很多企业抓住了海外并购机遇并因此受益,但由此受挫的也不在少数,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并购是把双刃剑,因而LED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活动时须注意的风险有以下几点:

  1、融资风险。合理的融资方式,可以使并购企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若方式选择不当,就有可能背上沉重的财务负担,甚至会影响并购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有些企业为了尽快筹到并购所需资金,忽略了企业自身所处发展时期,盲目求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浪费,徒增融资成本。如果企业筹资不当,就会对企业的资本结构和财务杠杆产生不利影响,增加企业的财务风险。同时,只有及时足额的筹集到资金才能保证并购的顺利进行。

  2、目标企业价值评估中的资产不实风险。许多并购案例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解决好并购中的价值评估风险,使并购企业的财务状况恶化。企业并购,本质也是一种商品的交换关系,对于交易双方来说需要有灵通的信息,需要有人做促进工作,所以需要建立服务于并购的中介组织。

  3、不同文化价值观的不和谐。企业在兼并收购中,一定要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整合这家企业的文化。企业的研发能力、渠道能力、品牌能力,都是可以通过收购获得的,但如果不能有效地整合企业文化,并购回来后就会有很多问题出现,无法将资源最大化利用。

  4、人才的流失。人才作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人力资源及人才问题尤为重要。本国人才对国外的经营环境、法律环境都比较陌生,在思维模式、业务能力、价值理念等方面还不能充分满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要求。所以,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少人事摩擦,充分利用被收购公司的人才继续开展海外业务,进一步构建全球化组织的各项核心能力人才体系也是企业必须面临的问题。

编辑:Arisha
加载中...